上观新闻丨贾利军:为什么说伏羲打开了中华文明之门,神农种下了中华文明之根

时间:2020-10-14浏览:72设置

  华夏文明开始于伏羲。因为伏羲发明了八卦。在中国文字系统中,我们现在还在使用的汉字叫“字”系统;而八卦则是更为高深久远的“文”系统。全世界,只有华夏民族有两种文字系统。

  文系统用来表征真理,因为其能表征真理,所以其较难理解,因为“道本无言,圣人强言之”。真理几乎是难以用人类语言表述的,但是华夏圣人悲天悯人,强力用语言符号来表述真理。这也是我国远古文明一直是“圣人”文明的原因,因为彼时的确是极少数天资卓绝的道德完人,带领普罗大众向前迈步的历史时期。

  八卦的发明与使用,说明当时的人类不仅可以发现天地之间的规律,而且可以用符号来表征这些规律,并进而应用这些规律。所以说,文明的真实含义就是用八卦这样的文系统来指导人类社会实践的过程。这在中国文化里是这么表述的:“刚柔相摩,谓之天文,文明以止,谓之人文”。专业术语叫“制器尚象”。

  简而言之,用“文”开启人类智慧,进行社会实践,这就叫作文明。



  可以想见,伏羲之前,一定有更早的中国人类祖先。但是大规模发现规律和应用规律则是从伏羲开始的。所以才会有伏羲一画开天的说法。所以,我们说华夏文明从伏羲开始!

  如果说伏羲因为发现天地之间规律,创设八卦系统而为华夏文明打开了文明之门的话,那么神农则是因为开创、发展了农业、中医药事业而为华夏文明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民间传说中,神农是一位通体透明的“神人”。所以他吃下任何东西都可以看到这些东西在体内发生的作用,所以他因此发现了可以食用的五谷、茶、药材等。

  其实这是典型的口述史传播特点:在传播的过程中,每一位传播者都以自己能理解的逻辑来诠释他所听到的口述史内容。日久天长,难免三人成虎。

  所谓凡夫俗子口中的“通体透明”,其实是中国传统科研过程中,科研工作者(圣人)自身的一种临界状态,当达到这种临界状态时,科研工作者自身是科研的主体的同时,也成为了一架极为灵敏的科研机器,可以研究万物。

  也就是庄子所说的:“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庄子·天道》)。

  那么那时的科研工作者(圣人)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庄子 齐物论》中对如何达到这样的状态作如下描述:“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所谓“丧我”,即是失去俗世的“小我”而走向天人合一的“大我”;去除掉自身的世俗属性而与天道和。

  《道德经》中“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中的“无欲”即是“丧我”,即是经由修炼达到的“存天理,灭人欲”的状态。只有这样才可以探究天理大道。用现在系统论的思想来看,就是圣人通过去除自己作为宇宙大系统构成要素的俗人之欲,从而摆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认知尴尬,这样才可以由研究的客体转变为研究的主体,从而做到“处其所而反其性” ,最终发现真理。

  换而言之,中国传统科研范式是道和德的统一,德性不够无法体察天道,所以中国传统的圣人都是道德完人,正是由这种科研范式决定的。

  在那个历史时期,这样的科研巨匠或者说圣人有很多。所以黄帝内经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帝曰:余闻上古圣人,论理人形,列别脏腑;端落经脉,会通六合,各从其经;气穴所发,各有处名;谿谷属骨,皆有所起;分部逆从,各有条理;四时阴阳,尽有经纪。外内之应,皆有表里。其信然乎?

  这里说的上古圣人,能“论理人形……,外内之应,皆有表里”,不就是老百姓口中那种可以让自己“通体透明”的“神人”吗。

  由于这样一种独一无二的东方科研范式,使得华夏先贤可以在没有所谓现在科研机器的“落后”的情况下,以“人自身”这一天地间最精妙的“科学仪器”探查世间万物属性,进行着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的科学研究。

  因为是以人为本的科学研究,所以神农发现了最适合中国人食用的食物、药材。也就是《淮南子·修务训》中所说:“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食,食赢蠬(luǒ lóng)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墝、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

  在发现并培育出适合中国人食用作物的基础上,神农又根据伏羲的前期研究成果,在八卦的基础上制定第一部指导农业生产的天文历法《太初历》,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赵永恒研究员利用瑞士星历表(SwissEphemeris)软件研究表明,太初历的制定之间当不低于公元前公元前4951年3月28日。

  2004年,中美联合科考队在中国湖南玉蟾岩遗址发现了多枚炭化了的稻谷颗粒。研究表明,这些稻颗粒距今约14000年—18000年。这是目前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人工栽培稻。2018年,国家重点工程“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第四期的研究成果表明:早在10000年以前,中国的北方就开始大规模种植粟和黍,中国的南方就开始大规模种植水稻了。

  神农时期是中国农业和中医药启蒙与高速发展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劳动成果为华夏文明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阅读原文


作者贾利军(电竞外围投注平台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

来源丨上观新闻

编辑丨肖启玉


返回原图
/